网站建设资讯详细

警惕“以租代购”的“骑手招聘”陷阱

发布于:2023-04-07   作者来源:成都互联网行业新闻 浏览:1894   
申明: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不代表本司观点;如有侵权,请电话联系我们!


近期,成都、重庆、贵阳等地出现了一种以招聘骑手为名,实则是“以租代购”方式高价销售电动车的陷阱。有应聘者签订“以租代购”的合同后,不仅钱没挣到,一旦还款逾期,还欠下高额利息,甚至有应聘者因此被告上法庭。目前,成都多名求职者已经报警。

去年4月,四川内江人徐勇在微信“成都驿站”公众号上看到一则招聘外卖骑手的信息。他刚好有四五个月的自由时间,就想着做兼职骑手,挣一点生活费。

按照信息上的地址,徐勇来到成都市青羊区万和中心一栋写字楼面试,徐勇说,由于时间太久,记不清了招聘公司的名称。工作人员介绍了骑手的工作情况和收入,告知他时间自由、工资日结、跑单不限制范围等等。工作人员让他下载了美团众包APP并实名注册,称可以在上面接单并结算报酬。

当他表明自己没有电动车时,对方提出,可以用“以租代购”的方式提供车辆。随后,招聘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带他到车行看车。

这家“未来驰成车行”就在招聘公司附近。企查查信息显示,该车行名叫成都未来驰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12月。

车行的工作人员告诉徐勇,电动车的总价为3980元,分期购车的话,每期489元,分12期还完,总共要还5868元。但车行不提供电池,他需要另外租电池。

这时,同来的招聘公司人员称,跑外卖每个月有五六千元的收入。徐勇觉得很快就能挣够车钱,当场就签订了《换电车买卖合同》。合同上注明:双方自愿交易,当场验收车辆。也就是说,从签完合同起,电动车就归属徐勇所有了。

车行工作人员还帮徐勇在其手机上下载了一个名叫“机零”的第三方APP平台,用于每月的还款。据徐勇等应聘者说,该平台去年10月改名叫“淘乐租”。企查查显示,“淘乐租”所属公司为四川信易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跑了一个月的外卖后,因为逾期了几天,徐勇第1期还款了549元。此后有一天,一位骑手同行告诉徐勇,应聘骑手无须找中介面试,手机下载美团众包APP实名注册后,就可以接单,有了收益后就可申请提现。

这位同行还告诉徐勇,他的这种没有电池的电动车俗称“空壳车”,价格很便宜。徐勇找了两家车行打听,得知这种“空壳车”也就1000多元。

徐勇找到招聘公司要求退车,但该公司称与他们没关系,双方没有签订任何合同,让他找车行。车行方面则称,合同已经签了,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每个月该还的钱得按时还,不还款会找律师告他。徐勇气不过,把车丢在车行门口就离开了。

 ▲徐勇用于还款的第三方平台“淘乐租”,从第2期开始就已逾期,全部还完需11000多元。受访者供图

同样遭遇的还有在成都读大二的程艺。去年暑假,想做兼职的程艺,也是面试兼职骑手时被带到“未来驰成车行”。在签订了《第三方平台签约车辆售后服务保障合同》后,拿到了一辆“空壳车”。跑了三天外卖后,在同行的提醒下,程艺也发现了问题。他找到招聘公司,对方让其找车行。车行拒绝退车,称违约金需要2000多元。程艺报了警,警方回复“建议双方调解”。程艺把车丢在朋友家里,外出打工了。

张强是2022年6月签订的所谓“以租代购”合同,他是在还款7期后才发现问题的。除了合同之外,车行还附带给了张强一份《告知书》,上面写着:分期(以租代购)方式是秉承客户自愿购买,非强制性;车行为销售店铺,并不从事分期(以租代购)等相关业务,分期(以租代购)的主体并非本店,而是第三方;因分期(以租代购)产生的相关问题和纠纷,均与本店无关,客户不得以此纠纷找本店解决;分期平台所产生的利息、手续费与本店无关。

图片

 ▲张强签订的“以租代购”合同及《告知书》,上面写着分期平台所产生的利息、手续费与车行无关 新京报记者 罗道海 摄

叶赫则是去年9月在成都市武侯区正成广场的一栋写字楼里面试骑手的,在附近一家车行签订了“以租代购”合同。签完合同后,对方还让她重复说“这个车不能退”,并录下视频。她面试的招聘公司及“以租代购”电动车的车行,与徐勇等人并非一家。

3月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成都市青羊区西环广场的一家骑手招聘公司,在该公司的前台,写有“站点直聘总部骑手入职培训中心”的字样。

在其前台有一张骑手登记表,上面有不少来此应聘人员的登记信息。记者发现,前来应聘骑手的人不少,仅一页登记表上登记的就有20多人,而这种登记表已经有厚厚的一叠。最上面的一张登记表上,登记的应聘者多为兼职,以90后和00后为主,来自成都不同的地方。

图片

 ▲2023年3月9日,新京报记者找到成都这家名为“站点直聘总部”的骑手招聘公司。新京报记者 罗道海 摄

当记者表示要应聘兼职骑手时,一名接待人员表示,主要是跑美团外卖平台的订单。这位接待人员还反复强调,一天跑五六个小时,能有200多元的收入,一个月挣5千多元很正常,报酬日结,马上提现,而且他们不收取求职介绍费。

当记者提出自己没有电动车时,接待人员查看了记者的支付宝芝麻信用后表示,他们公司有合作的车行,可以“以租代购”总价3980元的电动车,分10期还款,每月498元。

随后,该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带着记者前往附近的车行,正是多名应聘者所提到的“未来驰成车行”。

新京报记者发现,这家车行装修相当简陋,水泥的地面,墙上也只是简单贴了部分瓷砖,有两三张办公桌,里面停着20多辆新电动车。

车行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车行目前正在做优惠活动,原本12期还款优惠两个月,全部还完4980元,并拿出一份“以租代购”合同。

当记者表示价格过高想一次性付款时,工作人员称包含车牌和“三包”,只需2500元。

当记者质疑会不会上当受骗时,车行工作人员称,车辆都有合格证,也不会强迫客户购买,都是顾客自愿。至于分期还款的第三方平台,也与他们无关,他们只是销售车辆。

图片

 ▲3月9日,“未来驰成车行”装修简陋,里面停有20多辆新电动车。新京报记者 罗道海 摄

新京报记者发现,应聘骑手遭遇“以租代购”的情况并不只发生在成都,重庆也有类似的案例。

在58同城平台上,新京报记者发现两则不同的招聘骑手的信息,但在分别联系后,面试却是在同一个地方,招聘公司名为重庆蓉运易商贸有限公司。3月3日,记者来到该公司位于重庆九龙坡未来大厦内的“骑手运营中心”面试。

此后的过程与成都基本相似:对方声称求职不收取中介费,在记者自称没有电动车后,会被工作人员带到附近的“合作车行”,名叫“永驰车行”,车行同样装修简陋,只有一些新的电动车。记者未能查到该车行所属的公司。

稍有不同的是,第三方平台为“一迹出行”,“以租代购”的车辆总价3480元,分8期,每月599元。附带的《告知书》注明,“中途不能解约,不退车不换车”。企查查信息显示,“一迹出行”所属公司为昆明融选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这些招聘公司与外卖平台有何关系,他们对外招聘骑手,是否得到平台的授权?

新京报记者致电美团公司求证。3月21日,美团公司公关部门工作人员回复记者,美团招聘没有外包、授权的中介公司,平台鼓励骑手通过官方渠道应聘骑手。美团称,美团骑手的招聘是通过美团骑手APP、美团骑手官方公众号、美团和美团外卖APP等途径进行。

而美团众包APP也是美团旗下的,该平台长期保持兼职专职骑手招聘,注册即可开始进行配送兼职工作,单单结算。据介绍,通过官方渠道应聘骑手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应聘骑手的正常渠道并不需要第三方中介公司,个人在官方渠道申请即可。

这些“以租代购”的电动车,除了没有电池,是否还存在其他问题?

程艺“以租代购”的电动车附有电动自行车产品合格证,显示生产企业为台州绿羿实业有限公司,中文商标“雷爵酷车”,型号为TDT2012Z。

3月6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台州绿羿实业有限公司,表示要采购30辆电动自行车,中文商标“雷爵酷车”,并提供了产品型号。该公司的一位汪经理称,车辆报价为1150元,与车行的一样,并不带电池。

公开资料显示,台州绿羿实业有限公司生产的电动车,曾多次被通报抽检不合格,涉及4个型号,不合格内容包括整车质量、反射器、蓄电池防篡改项目等。因为车辆不合格,还被台州等地的市场监管部门处罚过。

但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雷爵酷车”并未被通报过。

根据其说明书,重庆永驰车行“以租代购”的电动车,来自无锡市苏誉车业有限公司,中文商标为“新顺”。当记者致电该公司询价时,对方称“最近查得严”,并未提供报价。

3月10日,记者就没有电动车应聘骑手的问题咨询了成都沃尔玛山姆的一处配送中心。其工作人员将记者介绍到了一家租电动车的门店。店主称,专业跑外卖每天至少上百公里,需要更换几次电池。他们代理的一家电动车品牌,每月的租金600元,带有电池,并可随意更换,一个月起租,并不附加其他条件,可以随时终止。

至于是否能够“以租代购”,店主表示,他们是电动车厂家的代理,专业做租车,只租不销售电动车。

在成都“未来驰成车行”,新京报记者发现,对方合同上提供的第三方平台也是“淘乐租”。

他们与招聘公司以及车行是什么关系?3月20日,记者致电“淘乐租”所属的四川信易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客服,对方称“不接受采访”。

徐勇在“淘乐租”上的还款信息显示,从第2期起他就已逾期,全部还完需11000多元。目前,他经常收到催款短信。

从第7期开始,也就是今年1月16日的还款日,张强就没有再还款了。

成都的肖韬是另一名应聘者,他是逾期较长的,从第3期开始就没有还款,截至今年3月19日,已经逾期280天。他在“淘乐租”平台上的12期还款,第2期账单已从489元变成了1389元,12期加起来13248元,而他最初的还款总额只有5868元。

图片

 ▲新京报记者发现,肖韬是还款逾期较长的,他从第3期开始就没有还款了,逾期280多天。受访者供图

除他们之外,多名应聘者收到的短信上,还以“逾期记录影响个人征信”催账。

程艺在“淘乐租”的还款至今一分钱也没有支付,他时常收到催款短信,不久前还收到了律师函。

新京报记者发现,还款逾期后,确有应聘者被起诉,梁鸿就因“以租代购”逾期被告上法院。

去年10月,梁鸿在成都市武侯区与“车行”成都欣享诚悦商贸有限公司签订“以租代购”的合同,对方提供“009牌”的电动车,售价3980元,分12期还款,每期498元。

当天签完合同后不久,梁鸿觉得上当受骗了,找到车行但车行不给退。一气之下,他把车低价卖掉,在第三方平台“拍小租”上的还款也一次没还。

此后梁鸿不断接到催账短信或电话。去年12月底,他被起诉到成都武侯区人民法院。原告方成都欣享诚悦商贸有限公司称,这是一起买卖合同纠纷,以租代购的方式向梁鸿提供电动车,车辆交付后,至今拒不支付租金,并提供“拍小租”平台截图等证据。

梁鸿认为“以租代购”本就不合理,因此未参与庭审,也没给法院回复信息。

今年2月,法院缺席审理并宣判了此案。法院认为梁鸿在催告后未支付到期价款的数额达到全部价款的五分之一,成都欣享诚悦公司主张全部价款5976元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

图片

 ▲求职者被催账的短信。受访者供图

判决书还称,原告公司还委托代理了包括梁鸿在内共10人的纠纷案。记者在企查查发现,另外9人与梁鸿情况类似,均是“以租代购”电动车引发的纠纷。

原告公司的委托律师拒绝向记者透露案情,只称被告有诉求可以向法院说明。记者致电该公司,对方表示,签合同时已经反复解释清楚了,他们并未有问题。

按判决书所记录的地址,记者在成都市聚龙路找到这家公司所在地。这是一间小区户外临街门面,20平方米左右,已被别人租下销售建材。附近商户称,此前有几个小伙在此卖过电动车,但去年就搬走了。

叶赫“以租代购”不到1个月就去退车,但被拒绝。至今,她一分钱未还,时常被催账,为此对方还联系上其父亲。不过,叶赫在第三方平台“拍小租”的账单上未显示有利息,仍是每月498元租金“待支付”。

记者在支付宝上搜寻“拍小租”的小程序发现,该平台所属公司为上海拍分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徐勇、梁鸿等多人认为,他们“是被欺骗并网贷了”。多名应聘者也称,他们的合同是与车行签订的,并没有与第三方签订任何协议,也没有利息约定,他们同样认为自己被“套路贷”了。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这些应聘者的合同中,并未约定利息。而第三方平台“淘乐租”的还款信息上,只有每个月需要还的钱款总数,并没有明细本金和利息的区别。逾期之后,当月要还的钱数会随着时间而增加。

“以租代购”电动车,究竟是租,还是“套路贷”?

重庆中西律师事务所律师邴建敏告诉新京报记者,“以租代购”是以租赁的方式代替购买的一种业务形式,在汽车销售行业常见。车辆以长租的方式,按月支付租金,待租期年限到期后,再将车辆所有权过户给客户。而应聘者遇上的“以租代购”电动车显然不同,按照合同看,签订即为拥有了车辆所有权。

邴建敏表示,“租车”意味着车辆所有权归出租方所有,而“贷款购车”就不一样,车的所有权归购车者所有,其和车行之间是买卖关系,和第三方平台属于贷款关系。

邴建敏分析指出,这里的“以租代购”有偷换概念的嫌疑,所谓的分期还款实际是贷款购车。而第三方平台有没有网贷金融资质很重要,如果无资质,贷款是无效的;如果有资质,还要看约定利息是否明显高于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告的最高利率。虽然合同中并未注明利息的多少,但利息明显高于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告的最高利率,不符合相关规定。“车行与顾客签订的《告知书》是为了销售车辆,涉嫌规避责任。”

依据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国人民银行2018年4月16日发布的《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银保监发〔2018〕10号),“未经有权机关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从事或者主要从事发放贷款业务的机构或以发放贷款为日常业务活动;对以提供服务、销售商品为名,实际收取高额利息(费用)变相发放贷款行为应予严厉打击。”

梁鸿案件涉及的第三方平台“拍小租”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只是一个电动车租赁平台,客户跟车行签的“以租代购”是线下协议,是他们双方之间的事,如果有问题,也是他们双方的问题;他们平台未有“以租代购”的协议,只是涉及租金,是租赁订单,没有还款的概念,他们不做网贷,不涉及金融业务。

邴建敏认为,梁鸿案件的判决并没有涉及第三方平台,也没有涉及逾期后的利息,起诉方是车行,并非第三方平台,被告未出庭应诉,也未向法院陈述相关事宜。因此,法院认定更符合保留所有权的分期付款买卖合同的法律特征,认定本案为买卖合同纠纷。

企查查显示,“淘乐租”所属的四川信易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其营业执照上并未有金融业务。成都市金融办告诉新京报记者,该公司没有审批备案,不具备金融相关资质。

图片

 ▲“淘乐租”所属的四川信易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企查查显示,该公司营业执照上并未有金额业务。网络截图

3月8日,记者致电昆明市金融办,查询“一迹出行”所属公司昆明融选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相关情况,未有反馈。企查查显示,该公司营业执照上也未有金融业务。

据美团公司称,自2017年开始,北京、上海、深圳、安徽等地警方就陆续查处10余起以美团、美团授权等虚假名义,进行牟利或欺骗骑手贷款的非法行为。

公开资料显示,合肥警方2021年打击“套路骗”专项行动时,打掉4个诈骗犯罪团伙,捣毁窝点6处。警方称,其诈骗手段就是以网上招聘外卖骑手、送单需要电动车为由,引诱受害人分期贷款购买电动车,一旦受害人发现自己受骗后要求退车会被拒绝,从而达到获利的目的,但此时的外卖骑手仍需偿还分期贷,已经深陷“套路骗”骗局之中。

程艺曾向当地的蔡桥派出所报警。3月17日,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致电成都市公安局,未能得到回复。3月27日,记者致电蔡桥派出所,对方称针对具体情况仍在调查。

(文中徐勇、程艺、张强、梁鸿、叶赫、肖韬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