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建设资讯详细

BOSS直聘再涉“情色招聘”?女大学生称“不敢反抗”

发布于:2022-08-05   作者来源:成都互联网新闻 浏览:975   


昨日,#广州一公司招聘助理要陪客户睡觉#一事登上微博热搜,该人事称私人助理是和客户做男女朋友关系,并需要陪客户睡觉……该事件再次引起风波,多数网友质疑BOSS直聘在安全审核上存在漏洞。

无独有偶,近日一位女大学生向新浪科技反馈称,她在BOSS直聘上找工作时连续遭遇两次性骚扰,一次是相约线下面试,另一次是被对方暧昧言语挑逗。

但一个争议的问题是,该大学生是在平台外遭遇性骚扰问题,平台是否应该承担相应地责任?

女子称面试连遇性骚扰

研究生在读的李苗(化名)计划利用暑期寻找实习生岗位。

今年7月下旬,在BOSS直聘上,她看到一家名为国正博学国际教育的企业正在招聘乡村振兴研究院院长助理一职,薪资5-6K,招聘人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吕顺兴。

BOSS直聘页面显示,该公司地址为北京西城区三里河南一巷11号院1号楼149,公司介绍为高端教育与乡村振兴规划项目投融资。除了上述职位外,还招聘总助/CEO助理/董事长助理一职。

BOSS直聘一直对外宣传“找工作,我要跟老板谈”的广告语,企业的老板亲自招聘,自然看起来十分靠谱,她便通过BOSS直聘App上的“交换微信”功能加了好友,约定了面试事宜。

不过面试当天,该面试官却称招聘的是生活助理,也并没有将重点放在正常的工作面试上,而是频频询问有没有男朋友等感情问题。他还亮出了自己的另一重身份:中国农村财经研究会乡村振兴研究院执行院长。名片显示,该研究院号称是财政部主管全国一级学会,国家高端智库。

该面试官还以考博可以帮忙为由,直言“成为我的女朋友,我可以无条件的帮你。”称他之前已经帮了一位女面试者,在李苗离开时,还做出搂肩等亲密行为。

“当时我也不太敢反抗,周围没什么人,怕有人身安全问题。”她向新浪科技说。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6月,李苗在BOSS直聘上找工作时已经遭遇过一次性骚扰。

当时她投递的是一家名为中国葛洲坝集团文旅发展有限公司的项目管理岗位,不过招聘人宣经理告诉她,这个岗位有学历和工作经验要求,不招实习生,而前台岗位可以招实习生。

这位宣经理后来未经同意就把李苗的微信推送给了另外一位招聘者,不过这位微信名为“楚留香”的招聘者直接便问“yp吗?”

“真的非常生气,现在我已经不太敢使用BOSS直聘找工作了。”李苗向新浪科技吐槽道。

针对这两起事件,BOSS直聘方面向新浪科技表示,涉事招聘者吕某系“国正博学(北京)国际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截至8月3日,“国正博学(北京)国际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在平台无“色情骚扰”相关投诉举报记录。平台对色情、骚扰等行为一向采取零容忍的态度。8月3日,接外部线索举报后,经核查,我们已暂停该公司招聘权限。

截至8月3日,“中国葛洲坝集团文旅发展有限公司”在平台无“联系方式泄露”相关投诉举报记录。8月3日,接外部线索举报后,因核查后证据不足,相关举报未生效。“我们非常重视对求职者隐私安全的保护,如果有相关证据,可以同步我们。我们会及时排查处理。”

在外遭骚扰,平台是否担责?

工商资料显示,国正博学(北京)国际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确实为吕顺兴,不过工商注册地址为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兴)瀛海镇南海家园五里4号楼3层329室,与BOSS直聘页面上的地址并不一致。

另外,该公司曾多次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还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上述女生质疑,这样的一家企业在BOSS直聘上发布招聘职位,BOSS直聘显然未尽到审核和提示的责任。

另外,一个争议的问题是,求职者在BOSS直聘上联系招聘企业后,在平台外遭遇性骚扰问题,平台是否应该承担相应地责任?

BOSS直聘方面向新浪科技表示,鼓励、提倡求职者通过平台进行沟通和约面,以便更好地保障求职者安全。如果求职者在第三方聊天工具上遇到纠纷,在进行跨平台的调查、核实及处置上,客观上存在较大难度。

不过,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何浩向新浪科技表示,《民法典》对“性骚扰”的民事责任与单位预防义务进行了明确规定,见第一千零一条:“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文字、图像、肢体行为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有权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机关、企业、学校等单位应当采取合理的预防、受理投诉、调查处置等措施,防止和制止利用职权、从属关系等实施性骚扰。”

他强调,招聘平台在提供应聘者联系方式的时候应当尽到合理预防等措施,比如警示招聘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利用收集到的联系方式实施性骚扰等违法行为,设置受理投诉、调查等渠道,尽力防止和制止性骚扰行为的发生。平台并不能以事情是在平台以外发生而就以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实际上,这样的审核漏洞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就在8月3日,#广州一公司招聘助理要陪客户睡觉#一事登上微博热搜,该人事称私人助理是和客户做男女朋友关系,并需要陪客户睡觉。对此,Boss直聘客服回应称,该公司发布的职位应该是符合平台的发布规则,但以招聘正常求职者的名义要求陪睡,是违反了平台的使用规则的,会严格核实处理。

2020年,新京报也曾报道称,BOSS直聘平台中,存在着大量的色情陷阱招聘。新京报记者在BOSS直聘上向20余家类似招聘企业发起求职申请,申请职位包括助理、秘书等职位,有7家企业与记者取得进一步联系。但在面试过程中,上述多家公司涉嫌情色招聘,既有专门为客户物色女子的中介,也有亲自在别墅里面试,并对应聘者动手动脚的老板,甚至有公司名为招聘助理实为替客户寻找性伴侣。

而更早之前的2017年,BOSS直聘还曾因李文星事件深陷舆论质疑。

当时,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在BOSS直聘平台上收到了来自自称为“北京科蓝”人事部薛婷婷的回复,然而该公司疑为冒名,实为传销组织。后来,李文星的遗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

此事引发了外界对BOSS直聘审核机制漏洞的质疑,北京市网信办和天津市网信办也就BOSS直聘发布违法违规信息、用户管理出现重大疏漏等问题进行联合约谈,责令网站立即整改。

当时,BOSS直聘给出了升级流程和系统、组建求职安全中心、建立安全提醒机制三条举措。

如今来看,在审核机制上,BOSS直聘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针对审核机制的问题,BOSS直聘方面向新浪科技表示,公司一直在加大求职安全方面的投入。安全相关团队总人数已超过千人。仅2022年二季度就主动处置了20余万个违规账号。同时,我们也在积极给警方提供线索,配合警方打击违法犯罪行为,二季度协助捣毁了多个诈骗窝点。

内部信开启末位淘汰?

2021年7月开始,BOSS直聘停止新用户注册,这极大的影响了BOSS直聘的月活用户数量。

数据显示,自2021年第二季度的月活用户超过3000万后,BOSS直聘后续三个季度的月活用户基本停留在2500万上下。

在今年一季度的财报会议上,BOSS直聘管理层透露,截至5月31日,尝试注册新用户失败的人数已经达到4500万人,较上季度公布的人数增加了1500万。

BOSS直聘今年一季度的财报也是喜忧参半。

财报显示,BOSS直聘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11.38亿元,同比增长44.3%,超出市场预期,主要是由于付费企业数的增长;但净亏损0.12亿元,而上季度净利润为2.33亿元,由盈大幅转亏。

今年6月底,虽然BOSS直聘宣布恢复新用户注册,但要完全恢复元气,依然需要时间。

新浪科技独家获悉,今年7月,BOSS直聘CEO赵鹏在一封内部全员邮件中公布了361制度,每年进行两次绩效分布,将员工绩效分为前30%、中间60%、后10%。这一般意味着,后10%的员工则可能要被末位淘汰。

一位BOSS直聘内部员工向新浪科技表示,宣布实行361制度后,BOSS直聘近期已经在进行内部人员优化,不过有些部门也在进行新的招聘。

显然,接下来BOSS直聘还要经历一场内部换血与动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成都高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立场。